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王兆星:普惠金融取得阶段成效,探索新措施解决融资贵融资难

2018-05-05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发表讲话,其表示当前普惠金融服务已经取得了初步和阶段性的成效,下一步将实施“两增两控”考核,包括要求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的同比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的同比增速,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客户数要不低于去年同期。

  面对发展普惠金融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过程中信息不充分、不对称以及相应激励不足两大问题,王兆星也指出将利用更多的现代技术手段进行信息收集、判断,同时加强和相关部门的信息的共享,增强内部激励。

  普惠金融服务取得阶段性成效,覆盖面不断提升

  王兆星指出,普惠金融关系到最普通百姓对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也关系到金融对于脱贫、对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支持和帮助。“所以推进金融改革、金融创新、金融开放和金融发展,其实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就是推进金融服务更加普及,使普通百姓、偏远山村的村民,包括小微企业、‘三农’都能获得更加便利、更加快捷、更加实惠和更加安全的金融服务”。

  王兆星表示,经过几年的努力,“普惠金融服务已经取得了初步和阶段性的成效”。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已经达到31.76万亿,今年一季度新增了0.96万亿,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已经达到1545万户,涉农贷款余额也接近32万亿,比年初增长1.1万亿。截至2017年末,农业保险参保农户的数量已经达到2.1亿户次,承保农作物21亿亩,玉米、水稻、小麦三大口粮作物承保覆盖率超过70%。小额人身保险覆盖31个省份的1.1亿人,大病保险已覆盖10.5亿人。

  此外,金融服务效率不断提高,银行和保险机构通过运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新型工具提高了服务效率。包括银行利用全程系统自动处理的数据化风控实现了“3分钟申贷、1秒钟放款、0人工介入”。此外,2017年共有131家保险机构开展了退货运费险、意外险、健康险等险种互联网保险业务,“这些是新时期银行保险机构拥抱互联网、助力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趋势”。

  同时,融资成本得到合理控制。王兆星要求商业银行除了贷款利率以外,尽量减免各种收费项目,以降低融资成本。“银行业全年比上年多减费让利达440亿元”。包括针对小微企业贷款,禁止银行收取承诺费、资金管理费,严格限制收取财务顾问费、咨询费。贷款利率总体控制在合理区间,稳中有降,国有大型银行,对小微企业、“三农”的贷款利率大大低于地方金融机构和其他小型金融机构的贷款利率水平,在缓解小微企业和“三农”融资贵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拟出台“两增两控”考核机制,助推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紧密结合

  王兆星强调,发展普惠金融,要求大中型商业银行要设立专门从事普惠金融的事业部,实行专门的信贷资金统计考核和激励机制。而面对在发展普惠金融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过程中,信息不充分、不对称以及相应的激励不足的问题。

  王兆星也表示有开展相关的政策配套工作。在信息方面,首先要发挥传统的机构服务人员进行面对面的服务,搜集信息做出判断,提供有针对性的相适应的金融服务,同时利用更多的现代技术手段,例如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等,收集信息、进行综合判断,“提高对小微企业、‘三农’的风险评估和贷款审批效率”。同时加强和相关部门的信息的共享,包括各级地方政府、小微企业相关主管部门,包括工商、税务甚至公安、司法等方面的相关信息,还包括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这些信息。使信息更加充分,有利于我们作出更好的判断,及时快速地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和支持。

  在解决激励不足问题方面,王兆星提出,一是进一步加强内部激励,包括专门的信贷资金配置,内部资金成本、业绩、利润考核,以及对业务人员和机构负责人的业绩考核和薪资奖励,都要建立专门的特殊体系。

  值得关注的是,下一步监管层将实行“两增两控”的考核。要求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的同比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的同比增速,对小微企业贷款的客户数要不低于去年同期;同时对小微企业贷款利率要进行专门的考核,以有利于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相关考核评价办法正在积极研究细化。同时要把对银行董事会和银行分支机构负责人的考核与发展普惠,发展推进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紧密结合,进一步调动银行机构为小微企业和“三农”提供金融服务的积极性。

  小微企业贷款现有利率年底之前或再有明显下降

  在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方面,王兆星表示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并不是非常理想”,并指出银保监会正在积极研究完善已出台的措施,也在探索新的措施来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王兆星指出,“融资难”需要不断地推出服务小微企业的金融产品,降低小微企业贷款门槛,同时也要有更多的激励,使大型银行、中型银行、小型银行,包括政策性银行有更大的积极性来做小微、做“三农”。

  首先是要努力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的资金成本。要求商业银行要实行内部的价格成本核算,把信贷资金更多的向小微企业倾斜,“向这个领域发放的贷款要在内部的价格成本核算上也实行相应的倾斜”。同时鼓励有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市场上发行专项金融债,扩大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资金来源;鼓励大型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更多地向中小金融机构提供长期稳定低成本的资金,以推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其次要尽可能限制和取消其他各种收费,除了贷款利率水平要根据风险定价,以覆盖资金成本外,要最大程度减少和取消所有贷款利率以外的各种收费,包括一些通道的费用,管理咨询的费用,都要尽可能降低或者取消。

  三是在贷款分类、在资本计量方面,尽可能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的风险权重,同时对降低商业银行资金成本、提高商业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积极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另外我们正在研究对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水平进行单独的监测考核”,初步考虑要以市场利率为基础,考核的资金成本以名义利率扣除通货膨胀率后的实际利率为准。

  王兆星指出,目前财政部和大型金融机构可以作为基金的发起者,而在基金成立后,可为小微企业贷款提供担保,推动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相比以往很多担保公司,新成立的担保基金覆盖范围和规模将不断扩大,更有利于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

  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进行了补充说明,表示下一步将从四个方面推动银行业降低小微企业的贷款综合成本或者贷款实际利率。包括降低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资金来源成本。通过加大拓宽资金来源渠道,使资金来源成本降低。其次通过新技术、新手段降低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管理成本,据悉,管理成本主要包括对客户贷前贷后的管理,以及小微企业贷款损失的风险溢价。三是主要推动小微企业贷款续贷政策落地,“第一次贷款不难,第二次贷款还要不难”。李均峰指出,社会上反映小微企业贷款到期续贷的利率比较高,存在通过“过桥”抬高了周转成本,“这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小微企业贷款创新力度,使续贷的成本也降下来”。四是要推动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之外的附加成本。李均峰表示,“力争年底之前,使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现有基础上再有明显下降,带动整个社会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进一步下降”。(蓝鲸财经 实习 张义申)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